健康新闻

嫌三小时《指环王》太长却喊60集偶像剧太短真是这届观众出了问题

时间:2021-11-20 09:04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上周末,《指环王》第二部《双塔奇兵》在国内影院重映。这一近20年前上映的史诗级三部曲,单部时长均在3小时左右。 重映之后,网上出现时间太长故事不完整节奏太慢的批评之声,一些城市甚至还举办活动,邀请专家讲述《指环王》台前幕后的故事,辅导年轻观众...

  上周末,《指环王》第二部《双塔奇兵》在国内影院重映。这一近20年前上映的史诗级“三部曲”,单部时长均在3小时左右。

  重映之后,网上出现“时间太长”“故事不完整”“节奏太慢”的批评之声,一些城市甚至还举办活动,邀请专家讲述《指环王》台前幕后的故事,“辅导”年轻观众观看这一电影。

  然而与之相对,近期某部即将上档的古装偶像剧,宣布由原先的35集改为60集,引发不少网友叫好,甚至有人表示“60集看不够”。近年来,动辄五十集起的各类偶像剧已不是新闻。

  充满想象力的故事,绮丽的幻想画面,壮观的战争场景,《指环王》本身并不是晦涩的艺术片,反而充满了商业片元素,真有人睡得着?

  上周记者在浦东一家影院看到,前排男观众刚开场不久就频繁地玩手机,电影放映半小时左右他就开始打呼了,陆续睡了近一个小时。

  “电影刚刚开场不久,我旁边的观众就频繁地打瞌睡,不久之后睡着了。”市民颜先生上周看了当天最后一场《指环王》首部《护戒使者》,能容纳200余人的放映厅只坐了20多个观众,放映结束还不到11点:“平时这个时间点很多人都还没睡啊。”

  不过,不少公众号因为有观众看《指环王》看到睡着,因而给电影打了低分,就惊呼“这届观众不行”,其实有些牵强。

  豆瓣评分仍然维持在9分之上的《指环王》系列,近20年前首轮上映时就有人评价“太冗长了,看睡着了”。此后几乎每年都有人评论称“故事简单得要命”“拍三部疯了吧”“看睡着了两次”“努力了几次还是看不下去”——对《指环王》的差评,并不是今年重映后独有现象。被不少公众号引用的差评也并不“新鲜”,其中不乏7年乃至10年前的旧评。

  而且记者走访发现,看电影看到睡着的情况并不只出现在3小时长的《指环王》中。市民李敏看电影《心理罪》时,因为“太害怕经常闭眼”,结果竟然睡着了;还有市民看《刺客聂隐娘》,专程买了最贵的沙发躺椅厅,结果因近乎不动的长镜头沉沉睡去。就连《刺客聂隐娘》的摄影师李屏宾也曾爆料,导演侯孝贤在戛纳电影节看自己的作品《海上花》时也睡着了。

  有人看电影睡着,既不能成为“本届观众不行”的论据,也不能成为电影品质的评价标准。

  不仅有海外专业人士研究称虽然电影院声音嘈杂,但是光线暗,而且观众头颈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的确容易入睡;而且对电影的兴趣和评价,也会随着观众阅历变化而变化。

  市民沈先生坦言自己过去看《指环王》时睡着过:“开场就是霍比特人平静幸福的乡村生活,伴随着悠扬的音乐,太催眠了。”但这一次放映他却“进入了剧情”:“可能有一定阅历更能体会这种史诗电影的内在逻辑和复杂的人物情感。”

  记者在走访《指环王》观众时,听到另一种看起来比“睡着”更加理性的声音:“在‘送戒’这个单一矛盾下,电影篇幅过于冗长”。

  但在另一些观众和专业人士看来,看似理性的“差评者”,恰恰反映了如今影视剧的一大问题:对“爽感”的过度追求。

  “《指环王》是以‘送戒’这条线索串联起整个‘中土世界’,怎么可能‘矛盾单一’?”从事编剧工作的陆女士认为,如今一些被认为精彩的影视剧,往往以故事曲折离奇取胜:“比如《延禧攻略》,复仇都不带过夜的,这一集结下的梁子这一集就要解决。但这样的快节奏会牺牲必要的细节和人物成长,看完都不知道这人为什么要这么干。”

  影视剧的故事要见人物、见情感,但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如今的观众等不及人物的成长与发展,最好人物扁平如纸,“一开场就把‘好人’‘坏人’的标签贴在脸上”。

  陆女士以评价尚可的《都挺好》为例:“苏大强脸上就贴了个‘作’字,每件事刚起个头,就能猜得出他接下来怎么‘作’。可最后没有一点点铺垫、成长、转变,结尾他突然就变了一个人心疼女儿了。”

  “如今影视剧强调的是‘人设’而非‘人物’。”有编剧透露了一套“流水线”式的方法论:“先设定人物性格,贴上一系列标签,再根据这些标签填充成型的故事。”这位编剧表示,“爽”感故事的核心是“带动情绪”:“现在影视剧啥最红?《琉璃》《山河令》磕CP,《我的前半生》《三十而已》打小三,《欢乐颂》《都挺好》骂原生家庭,观众一边追剧一边网上开骂,多‘爽’。”

  “别看现在很多电视剧都很长,其实都是相同人物的同义反复。”陆女士坦言,如今很多古装偶像剧越写越长,就是相同故事内核不断重演,人物丝毫未见成长变化,但粉丝们十分“买账”,他们就是要“糖”,就是要“爽”。“播放平台也很懂,不光有倍速放映,还可以只选个别人物片段来放。”

  还有一些批评者提出,电影《指环王》“节奏有问题”,并且举例:“白袍巫师那么早就‘自曝’身份,毫无反派应有的自我修养”。

  “反转”曾是不少影视剧出奇制胜的“法宝”,如今却成了不少观众追求“爽感”的重要表现方式。

  在短视频平台上,这样的“段子”式剪辑屡见不鲜:美女对其貌不扬的搭讪者爱答不理,搭讪者悻悻离开时,美女才惊觉对方开的是昂贵的超级跑车……

  “影视剧创作的‘最后五分钟’揭秘手法,已经在《小岛惊魂》《致命ID》这类电影中运用得登峰造极。”陆女士认为,《指环王》这样体量的电影没办法采取这种模式:“能采用这种方式的电影一般整体环境小,最后的结局才能像针一样尖锐;但《指环王》这样的电影旨在呈现宏大的幻想世界,这样的反转并不能起到好的效果,按时间线逐步推进已足够。”

  豆瓣网上有网友评论《指环王》:“根本找不到一点讨巧的地方,就像某些老派的歌手唱歌,每个桥段都要倾心倾力去讲”“以够真挚的心态用挺笨拙的手段造最豪华的制作”。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从140字的微博到60秒的短视频,越来越快的传播节奏让如今不少观众“正在失去耐心”。

  有观众说,“看电影与其说享受过程,不如说希望受到某种刺激。因为平时太累了。”还有观众认为,手机的存在让他们的注意力越来越无法集中,即使看电影时也忍不住不断去看。文化产品像“快时尚”产品一样,品质低下,快速出产,依靠大数据精准地锁定目标人群,然后再次重复,商家与用户借助技术,完成“共谋”。

  “以前没觉得《指环王》多好看,可是这一次觉得非常精彩。”市民胡磊第一次看《指环王》时刚上大学,如今再看觉得“看进去了”:“单部3小时的体量,可以帮助人进入影片中人物的情感世界,继而理解其行为、接受其做法。”

  他回忆第一次看《指环王》,最喜欢精灵族的莱戈拉斯,“帅啊,长发飘飘,挽弓射箭,出场自带柔光。”但再看一遍,他喜欢的却是原来讨厌的摄政王德内豪的长子博罗米尔:“他面对真正的人类国王阿拉贡表现出的自卑与傲慢,看到魔戒时的动摇乃至贪念,是普通人的表现。而他最伟大之处是面对诱惑最终守住了底线。电影中他死去时,我强烈地感受到共情和反思:如果我面对这样的诱惑,有足够的定力吗?”

  剧情丰沛、画面精美的《指环王》尚且如此,大体量的书籍和文章只会更糟。这正是一些人所担心的问题:“如果连影视剧里人物的行为动机、情感逻辑都不在乎,那么他们对其他更严肃更枯燥的问题都不会再想要思考,不在乎论据的来源和论证的过程,只需要别人提供一个现成的结论。”

  从这一点上说,通过某些公众号写的《指环王》重映文章就能高喊“本届观众不行”的结论,本身就是一个佐证。

  不过还是有从业者告诉记者“有信心”:“任何时候都有人看《指环王》睡着,但同样有人对文化产品有高品质要求。如今虽然面临短视频、这样那样‘微’的挑战,但有反思就是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