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资讯

在MoMA看一场“汽车总动员”

时间:2021-07-14 11:22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从1885年卡尔奔驰制造出第一辆实用内燃机汽车奔驰一号到今天,过去的一个多世纪里,汽车彻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工作和娱乐方式,而与汽车同步而来的科技革新也塑造了一段激变又矛盾的人类历史。 2021年夏,MoMA推出展览《汽车狂潮》(Automania),携包括大众...

  从1885年卡尔奔驰制造出第一辆实用内燃机汽车“奔驰一号”到今天,过去的一个多世纪里,汽车彻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工作和娱乐方式,而与汽车同步而来的科技革新也塑造了一段激变又矛盾的人类历史。

  2021年夏,MoMA推出展览《汽车狂潮》(Automania),携包括大众甲壳虫一代、1965年版保时捷911双门轿跑、1973年产雪铁龙DS23 GT、1990年的法拉利F1赛车等在内的全部9辆馆藏传奇汽车,图库印刷区!以及众多相关建筑模型、电影、照片、海报、绘画和雕塑作品,与你探讨包含着冲动、迷恋、欲望、愤怒等矛盾情绪的20世纪汽车文化。

  1886年,第一辆汽车在德国人手上诞生。这不仅意味着新的交通工具的诞生,对个人生活、社会文化乃至国家经济层面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本次展览的名称“汽车狂潮” (Automania)出自1964年第36届奥斯卡金像奖提名最佳动画短片《Automania 2000》,讲述了一个人们在享受到汽车带来的便利与愉悦后,变得贪婪而逐渐受困失控的荒诞预言故事。短片中汽车被无限复制,正对应着战后经济复苏下无节制的消费主义。

  当汽车不再是仅仅为便利而使用工具,而成了不断压缩我们生存空间的机器如同许多其他机器一样,更恐怖的故事是,我们根本停不下来。

  回顾汽车的发展史,在20世纪以前,汽车是只有最富有的人才能买得起的奢侈品,直到欧洲人民等来了大众一代甲壳虫。

  费迪南德保时捷,西德;大众1型轿车(甲壳虫),设计于1938年(1959年产);钢、玻璃和橡胶

  1938年,大众一代甲壳虫诞生于希特勒主导德国政府推行的“国民汽车计划”,是由当时最知名的赛车设计师费迪南德保时捷(对,就是那个保时捷)设计出的一款高车速、低油耗的经济耐用型汽车。在战后世界经济复苏,人们对汽车的需求大增而购买力却比较有限的情况下,甲壳虫成为了欧洲最畅销的车种,继而风靡世界。小巧便宜、异国情调的甲壳虫有着一种罕见的阶级松散性,在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成为了反主流文化的象征,嬉皮士标志和好莱坞宠儿。

  动画《变形金刚》里的初代“大黄蜂”,《名侦探柯南》里阿笠博士的座驾,享誉全球的经典广告语“Think Small”,在世界历史上,很少有汽车像大众甲壳虫占据这般分量。在近一个世纪的生命周期中,大众汽车共售出了超过2,150万辆一代甲壳虫,是单型汽车销量之王。但随着新千年的到来,复古汽车设计潮流衰退,甲壳虫也逐渐失去性能和价格的优势,终于在2019年正式宣布停产,81年的传奇暂时落下帷幕。本次展览中展出的就是1959年生产的经典初代大众甲壳虫,最近刚刚完成修复,正是来观摩的好时机!

  1955年亮相的雪铁龙DS系列也是20世纪最重要、最具创新性的汽车之一。DS代表“Dese”,在法语中是“女神”的意思。法国女神雪铁龙DS的空气动力学造型让它看起来充满未来感,细致的车内设计兼具经久不衰的优雅。雪铁龙DS的悬挂系统设计还曾在1962年的一次刺杀行动中挽救了法国总统戴高乐的生命。在1999年世纪汽车大奖中雪铁龙DS名列第三,仅次于福特T型和Mini。它也被英国《Classic & Sports Car》杂志评为有史以来最漂亮的汽车。本次展览中1973年问世的DS23是雪铁龙DS系列的终极化身,两年后DS系列就正式宣告下线。

  如果说大众甲壳虫和雪铁龙DS分别代表了德式和法式设计,那么Cisitalia 202可以说是意大利设计的典范。1947年,意大利著名设计公司宾尼法利纳(Pininfarina)的Cisitalia 202第一次亮相时,无比简洁的融合翼子板单体铝合金车身设计惊艳了世人,被称为“第一款现代GT跑车”,更被媒体评为“可以运行的雕塑”。本次展览中展出的是世界上第一台生产的Cisitalia 202 GT,也是MoMA的第一件汽车馆藏。

  除了以上提到的,展览中还有1963年产捷豹E型敞篷车、1965年产保时捷911双门轿跑、1990年产法拉利F1赛车等经典汽车,分别在一楼的雕塑花园和三楼的菲利普约翰逊展厅展出。其中保时捷911和雪铁龙DS23更是首次展出。

  费迪南德亚历山大保时捷,德国;保时捷911双门轿跑,

  我们想探讨的是人们对汽车迷恋的这种现象。汽车可以满足我们的欲望、证明我们的身份,但同时这种拜物式的迷恋也有它阴暗的一面。”

  除了全部的馆藏汽车,《汽车狂潮》也展出了许多其他来自博物馆收藏的汽车文化相关作品。美国纪实摄影师玛格丽特布林特怀特(Margaret Bourke-White)于1932年拍摄的克莱斯勒公司车间照片,三个啮合的巨大齿轮和背景工人形成震撼对比,伟大时代的既视感扑面而来。

  玛格丽特伯克-怀特,《克莱斯勒公司》,1932;明胶银印

  法国建筑大师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1887-1965)在《走向新建筑》一书中将汽车与古希腊的帕特农神庙并置在一起,认为“汽车是时代风格的标志”。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19151980)即便认为汽车已沦落为“小资产阶级附属品”,但仍相信“今日之汽车犹如古代宏伟的哥特式教堂一般。”

  汽车时代激发的创新和社会转型毋庸置疑,就像展览策展人朱丽叶金钦所说,汽车的发展为人们带来了自由、经济和身份等方面的满足,但同时这种拜物式的迷恋也有阴暗的一面。

  展览中1947年的交通安全海报,拒绝的手掌上赫然写着“不要冒险,让死亡远离道路”。另一件安迪沃霍尔于1963年创作的丝网版画《橙色车祸14次》,是基于报纸上一起真实汽车事故的血腥照片创作的。橙色或许是为了让人联想到消防车或紧急情况,但车祸的主题是严峻而黑暗的,车祸的现实是残酷的。在这幅画的时代,1963年的美国发生了4万多起车祸。正如安迪沃霍尔展示复制的可口可乐版画的工业性质一样,这一次他展示了车祸背后的工业生产,被美好的愿景和贪婪的欲望掩盖的汽车工业世界相关的暴虐现实。

  就像展览同名短片《Automania 2000》(1964)中所描绘的,贪婪的人们狂热而肆无忌惮地盲目攀比,被无限复制的欲望最后在有限的空间内扭曲窒息而死。辉煌的汽车时代同样带来了无数的交通事故、能源战争、环境和生态灾难,以及因此而加诸于一部分人身上的愤怒和痛苦,该如何追究罪魁祸首?

  《汽车狂潮》展期将从2021年7月4日持续至2022年1月2日,无论你是狂热的复古车迷,还是忧心忡忡的环保主义者,《汽车狂潮》都是你不容错过的展览!

  最开始信号是从Instagram上传播开来的,然后《纽约时报》用他们那根点石成金的魔杖向“更大即更好”的新MoMA示好。

  这个夏天,MoMA年中重磅展览《塞尚绘画》(Cézanne Drawing)来了!

  作为艾森曼迄今为止在欧洲举办的最大规模的个展,「没有身体的巨人」(Giant Without a Body)正式于疫情好转后重新对公众开放。

  艺术史这门学科很少进入大众意识,最近少有的几次露面机会之一就是奥巴马总统在推广职业培训时用它做了个便利的靶子。

  MoMA于近期举办的展览《Fotoclubismo:巴西现代主义摄影,1946-1964年》将带你再次回顾这一重要的存在。

  一个探讨人类与环境关系的展览《破碎的自然》(Broken Nature)正在MoMA展出,展览以“修复性设计”为理念,展示了为此提供不同策略的作品和概念。

  戴安·阿勃丝(Diane Arbus,1923-1971)是美国新纪实摄影最重要的旗手,摄影界里一位出位的犹太籍女摄影师,被誉为摄影界的“梵高”。

  美国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宣布为亚历山大·考尔德举办大型回顾展《亚历山大·考尔德:始终现代》。

  根据外媒最新报道,150多名艺术家因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的财务关系要求将莱昂·布莱克(Leon Black)从MoMA董事会除名。